中國企業聯合會
中國商業協會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觀點與評論 >> 正文

十年北移一曲戈壁之歌

企業報道  2019-11-20 15:51:32 閱讀:553

  十年樹木,當沙漠的遼闊與荒涼碰撞到綠洲的生機會產生怎樣的化學反應?

  當這些北移人離開沃野千里的關中平原,當家鄉的景色從地平線上消失以后,家人道不盡的聲聲珍重也已遠去時,腳下已是黃沙漫天的毛烏素沙漠。沙塵從他們的眼前呼嘯而過時,他們可曾有過后悔?

  十三年的嚴寒酷暑過后,昔日荒涼貧瘠的沙漠轉化成生機勃勃的綠洲,一顆顆枝繁葉茂的樹木郁郁蔥蔥。這些背井離鄉的北移人在這神奇的毛烏素沙漠上建起一座世界一流水平的現代化礦井——檸條塔。他們把“心”和“家”同時交給了這片土地,創造出毛烏素沙漠上的奇跡。

  作為一個初來乍到的煤礦新工人,被檸條塔的建設和檸條塔人的精神聲風貌所折服。聽到了“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王建文同志的故事,讓我開始更加好奇我身邊的那些的北移人,他們有怎樣的故事。

  “在礦上呆的時間久了,會想家嗎?”當我問到老大哥郝利民時,他微微一笑,被煤塵染黑的臉上漏出了一口大白牙,他操著一口關中普通話對我說:“可不是想家嘛!拿起煤碳回不了家,放下煤我養不起家。不過呀!不管平時工作有多累,一想起我家閨女,工作再累心也是甜的。”說完,他拿出手機招呼著我和其他的工友要給我們看他女兒發給他的照片,黝黑的手指滑動著手機的屏幕,變幻的屏幕光線映照在周圍每一個人漆黑的臉上,伴隨著歡樂的笑聲和工友們七嘴八舌的打趣。

  “父母在,不遠游。”付立波剛才接了一個電話后,情緒就不太高,在下井的人車上聽到班長和他聊天。談起他的家庭時,不時的嘆氣,他的父母身體不太好,最近二老有些傷風感冒。付立波說:“這么多年,父母身體一直不太好,一直都是妻子在照顧二老和孩子,一個月休班時間最多在家呆三天,這些年來真是對不起家人,尤其對不起自己的妻子。”說完這些,車里也安靜了下來,耳邊只聽的到呼嘯的風聲和汽車發動機的聲音。我看著車外偶爾照進來的燈光,照過他們的臉龐。而這短暫的悲傷也只是一閃而過,隨著井下工作的開展,所有的人又都是干勁十足。

  或為理想抱負,或為生計奔波,或為一身本領能有用武之地,他們遠從千里之外來到這里的理由或者并不相同,但他們都將自己的滿腔熱血奉獻給了這座礦山之中。

  作為一名新入職的掘進工人,投身煤海成為一名光榮的煤炭人,王建文同志和許多身邊的北移人,他們砥礪前行、百折不撓的精神將激勵著我在檸條塔礦業公司勇敢前行,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成為一名追夢的檸司人。(劉陽)

更多專題
執念煤海,歲月沉香

和大多數煤礦工人一樣,千尺井巷數年來凝固的黑色沒有忘記在他那張本就棱角分明的國字臉上狠狠地刀劈斧鑿。一旦曝于陽光下,一個朦朧卻又強悍,厚重夾雜著堅毅的...

高質量發展交出亮眼成績單

原煤生產1099.05萬噸,掘進進尺20865米;安全生產周期達3868天;全員“雙創”完成610項,創造經濟效益約1.6億元;礦井實現5G網絡全覆蓋;建成了立體生態修復示范園……

相關機構:
相關媒體:
? 开游乐场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