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企業聯合會
中國商業協會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藝術資本報道 >> 正文

為什么說漢字的演變豐富了書法藝術

企業報道  2019-11-19 11:37:41 閱讀:547

  澎湃新聞

  漢字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國唯一傳承下來、并依然在使用的文字。據現有史料證明,中國文字早在八千多年前的陶文中出現,到公元前14—11世紀,即殷商時使用的占卜文字甲骨文,已基本成熟并成系統。從甲骨文契刻的形式上看,也已經具備了我們現代所說的書法三要素(筆法、結構、章法)。但總體來講,文字之初的結構以象形為主,線條也較單一。隨著社會發展,人們交往的復雜性和審美要求不斷提高,以及使用工具的改進,字體發生了自然演變,形成了多種字體,即現在所說的甲骨文、金文、石鼓文、小篆、隸、楷、行、草。正是這些多樣字體才顯示了漢字的蓬勃生命力,這種生命力才能承載幾千年燦爛的中華文化。同時,也催化了中國書法藝術寶庫中豐富多彩、情趣盎然、搖弋多姿、魅力無窮的藝術特征。

  為什么說,漢字的演變豐富了書法藝術?我們可從以下幾點來認識。

  一、漢字的線條變化構成了書法藝術的欣賞主體

  漢字的演變使漢字線條更加多樣化,書寫方式更趨復雜。如何畫好這條線?入筆、運行、出筆,以及由此產生了一個漢字的整體,自然不是簡單線條而已。不同的字體,對這些線條的要求都是不同的。不同的工具,不同的紙品,也對線條有不同的要求。如甲骨文,以象形字為主,結構元素基本是直線與曲線形,這是因為當時使用的刀刻技術與龜甲的材料的限制,線條顯示細而直率,是為了方便契刻。到了金文階段,以澆鑄為主,線條變粗。到了石鼓文階段,象形性與金文比就明顯減弱,點畫已經化繁為簡,線條由粗細不均代替了金文的粗線條,線條的形態以圓轉為主,有時方折也出現了,結構繁復而飽滿。這時的結體錯落多變,已現靈動遒美奇缺之風,文字更加整齊。金文到石鼓文的變化,基本奠定了篆體的橫平豎直,圓勁均勻,粗細基本一致,平衡對稱,上緊下松的特點。到了春秋戰國時期,社會動亂,戰爭頻發,篆形的漢字已不適應迅捷、簡便的傳遞需要,這時隸書隸草出現了,漢字的形態又因為線條的運動方向方法不同擴展了。不久,楷書、行書都逐漸成熟,中華書法藝術寶庫中的存量日益豐富。漢字形體的變化,使線條越來越多樣化,不同的線條運動給予我們新的視覺感受,甚至也承擔起情感變化載體的責任。線條的多樣化及質感、屬性也推進了書法技巧的改進,因此,一大批書法理論也應運而生。如漢代的崔瑗的《草書勢》,趙壹的《非草書》、蔡邕的《筆勢》、王羲之的《書論》、張懷瑾《書議》《書斷》、歐陽詢的《用筆論》,等等。書法理論的不斷推出,毫無疑問指導書藝的快速發展。

  二、漢字的結構變化,令字體、字形豐富多彩。

  漢字在變化中,主要的趨勢是由繁到簡,由象形性到符號性的變化。這些變化使我們在書法實踐中增加了書寫難度,但另一方面卻增加了表現方式。書寫的難度則促進了書法運筆技巧的提高。形體的變化,則使書法藝術的表達方式長袖善舞。如:篆體變為楷書。篆體基本上為點、直線、弧三種筆畫;而楷書則為點、橫、撇、捺、鉤、折、豎、提八種筆畫。篆體特點是:曲筆弧線、體整勢圓、結構平穩、古樸典雅;而楷書則在平正、勻稱、飛動、參差中求方整;在左右上下結構中取勢;在計白當黑和靜里寓動中求美。毫無疑問,字體結構的變化,使書法的內涵更豐富,書法技巧要求更高,藝術的魅力更加強烈。

  當然,字體的結構變化是多方面的。譬如,由繁到簡,從認知角度看,會使字形的象形性減弱,符號性變強,不利于讀懂字義。但從書法角度看,繁簡依然存在,這就為寫者增加了表達字義的可能手段。如,現代漢字“塵”,在甲骨文時為“土”上加三個“鹿”,后來簡化為“塵”;集中的“集”,在甲骨文時為上部三個“隹”(“隹”為短尾鳥),下部“木”,現代漢字為“集”,即一只短尾鳥加木。這就為我們在書法表意中增加了使用的寬度。因為這些繁、簡字是不同形,卻同義,在書寫表現上不影響意思的表達,卻避免了單調雷同。可以說,結構的變化,增加筆畫的模式,但同時也增加了書法表現力。

  漢字的結構變化,還在書法中還表現為異體字的運用。異體字在古代稱之為“重文”、“或體”,是指音同義同,而形體不同,可在任何情況下相互替代的一組字。在明朝好古炫博的時候,書法家常常用書寫異體字來標榜自己的學識、文字功底、文學修養。但這種異體字運用對書法作品中的形式、筆法卻產生了積極影響。晚明時期,王鐸的書法藝術中的異體字運用確實增添了作品的豐富性、空間章法上的統一性以及書法創作的創新性等。

  三、漢字中的正體與俗體的交錯,使筆法的模式及書寫方式越來越多,使書法藝術更接地氣,天地更廣闊。

  漢字在數千多年的演變中,從形體上看,基本可概括為“自然流變”與“權力改革”。“自然演變”,即甲骨文最初文字經過激烈的社會變遷,自然而然演變成了金文、石鼓文、小篆、隸、楷、行草。“權力改革”,即通過政權力量改變,如秦始皇統一七國,將不同字形統一為小篆,所謂“書同文”。又如,明清開始的規范文字、建國后的簡化字,以及如何規范漢字統一使用標準。這兩種變化各有特點,權力改革一般是非連續性的,劇烈的,短時期內完成的。而自然流變則是連續的,緩慢的,長期的。

  我這里主要講一下漢字自然流變對書法藝術的影響,也可以說是正體與俗體的彼消此長、交替演變,這表現在多方面。如,異體字、繁簡參差、省簡、異化、訛傳、裝飾、筆畫變異、形體粘連、合體等等變化。在這些過程中,新的字體代替舊的字體,從而消除了部分俗字。新的字體在民間又簡化、草化、快寫、隨便寫,又產生了新的俗字。這些自然流變,從漢字學角度講,確實增加了認知的復雜性,但從書法藝術角度卻讓書家增加了選擇運用的寬度,一些民間的自由發揮往往為書法藝術增加了很多情趣。如一些風景區,用省簡字寫得“蟲二”,其實是風(風)與月的省寫,以此表達“風月無邊”,使游客頓生快意;又如異體字峯與峰、羣與群;又如熨中火異化為示、然中的四點其實由火異化而來,這些同義異形的字互用或借用可使章法布局更加氣暢、和諧、活躍。

  如果單從字體方面看,如隸書剛走上歷史舞臺不久,其筆畫經過自然流變,又形成了楷書。楷書的快寫又變成行書,行書草化又變成了草體。到了宋代,印刷術出現,為了適應印刷需要,筆畫又產生了進一步流變,出現了橫平豎直、方方正正的印刷體稱宋體。這些各具特色的漢字形態,經過實用的書寫到藝術的創作演變,就可變成了集詩詞文賦、筆墨情趣為一體的綜合藝術。從而使它富含的中華傳統文化價值更完美的融入當今人們的文化生活里。

  (作者高金平,系上海師范大學非遺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上海浦江書院書畫專業委員會副主任 )

更多專題
眾志成城 抗擊疫情 蚌埠移動與你并肩同...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責任”。2020年1月25日,蚌埠市啟動了“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蚌埠移動積極響應,通過捐贈和對講設備、免費開通視頻彩鈴、優化移動...

煤海深處淬利劍

不斷革新班組創新機制,積極開展職工技術創新活動,積極收集職工的創新想法,大力開展小發明、小革新、小竅門、小改造、小設計等競賽活動

相關機構:
相關媒體:
? 开游乐场赚钱